服务热线:站内信联系
         

世纪手机版:外地老人,你从哪里来?你在上海过得怎么样?还想回老家吗?

时间:2021-10-30 10:17:54 文章作者:世纪手机版 点击:

我是外地退休老人,退休前在陕西省汉中当教师,2018年底退休。本想答应去私立学校教书,过一把拿高工资的瘾——以前我羡慕老公拿高工资,羡慕的够够的了。而且,在私立学校多挣一年钱,可以给老公买一辆二三十万的车——他一直想要一辆车,他喜欢沃尔沃,经常在电脑上看图片。我还想在私立学校工作三五年,积攒一大笔钱。

都说私立学校工作量大,责任重,劳神费心,钱不好挣。但我不怕,对我来说没有啥区别,因为我在天富代理我们学校工作量也很大(能者多劳,快马加鞭[捂脸][捂脸][捂脸]),主要是我自己责任心很重,一心扑在工作上,心无旁骛。

但是,女儿这边急需要我过来领娃,我起初不答应,因为我不想这么早荒废专业,浪费资源。女儿这边很着急,软的硬的,逼我就范,弄得我左右不是,心里难受。我知道,她经济困难,必须上班挣钱,还银行借款。况且,她渴望不断进步,她必须努力工作。她很累,家务事也实在顾不了多少。

还有我老公,他那年3月份到上海帮助女儿装修房子,然后就被牵绊着带娃操持家务。恰巧老公他们公司停产,一部分人放假,公司给发生活费,该交的几金几险也给交,还像以前一样免费吃住,衣服有人洗,地有人扫,但因为不生产,留下上班的中层领导,每月工资只给5000元,他就没回去了。

他一个大男人,带个小宝宝,有劲不知怎么使,折腾得身心俱疲。他心里烦,不好跟女儿发作,就跟我闹脾气——他觉得是我逼他来上海的,是我和女儿道德绑架他,他抗拒,他反感,他还觉得女儿的现状是我造成的。他不接我的电话,不回我的短信,女儿把电话接通给他,他也不想跟我多说啥。

在这种危急关头,我主动写了退休申请(我是高级职称,可以工作到60岁,如果想55岁退休,要写申请),直奔女儿家带娃,以便减轻老公和女儿的负担,缓和家庭矛盾。

我刚来上海的两年里,日子很不好过,在老家的时候,很多年没吃过这样的苦了:因为租住的房子小,空间逼仄,我们夫妻睡在客厅里,客厅又和餐厅相连,起居不方便;大、小家庭,矛盾重重,弄得我夙夜忧叹,忧心忡忡,夜里睡不着,一次次拿手机,看时间,盼天亮。如果夜里能睡着两三个小时,我就觉得很幸福,很轻松,很满足。

白天带娃也挺累,主要是附近没有一个能让宝宝安心玩耍的地方。小宝宝又爱新鲜,不可能总在自己小区玩,我就只能去租住地附近的各个小区,找树荫,找亭子,找有老年人活动器械的操场,如果碰见小区里有个滑滑梯或沙坑,那简直完美!

记得最清楚的,就是带宝宝去清水颐园玩,那是我们附近的高档小区,一条宽广清澈的河穿小区而过,沿河有半人高的护栏,有木板人行道,有茂盛的行道树,有紫藤萝廊子;小区有多层有高层,还有别墅。其中一家别墅临河的院子很大,别具一格,有树荫,有竹林,有长椅,有花园,有菜地,有宽大结实的木栅栏,就是一直没看到过主人。我和宝宝经常不请自到,来这家院子里练习滑板车,攀爬栅栏,在花坛上跑圈圈,主要是搞体育锻炼。也有别的老人和小孩来这家院子里玩,我们互不影响,也不交流,各玩各的,因为院子足够大,因为不想浪费宝贵的活动时间。

多亏那时候出入小区没有人脸识别,我一般跟在别人后面就进去了。估计门卫看我身背双肩包,一手拿滑板车,一手拉小宝宝,而且面熟(我的长相,很多人第一次见面,都说似曾相识[呲牙],个别人还问:你是某某某吗?)就不会阻拦我。出小区的时候,我也跟在别人后面,混出来。每次进出成功,我都如释重负,心中暗喜。这样的日子,每过一天,我就觉得正在靠近成功的彼岸。

老公在上海找到工作后,有工作要忙,而且接触同事,接触社会,他心情好一些了,但时常闹点小脾气,说这边湿气重,气候没有老家好,说这边蔬菜老,口感不好,猪肉有腥味,说想回老家上班,顺便照顾老母亲……

搬进女儿他们自己的房子后,生活慢慢改善,宝宝也大一点了,我可以省点心了。等她上幼儿园后,我就每天出去,跳一个多小时的广场舞。

再后来买了车,每天早上不用我亲自送宝宝去幼儿园了,又减轻了一点负担。[呲牙][呲牙]

也许是多年的工作劳累所致,吃粉笔灰,吸二手烟,当班主任提心吊胆,也许是到上海后生气太多,劳累多,睡觉少,今年3月份发现我肺部得了病,4月份做了手术,目前正在恢复中,精神状态很好。

现在,我习惯了在上海的生活,老公也习惯了。我手术后,他心疼我,他工作之余要照顾一下我,也不闹着回老家了,似乎安心了。

我俩达成共识,如果他在上海工作满5年,交5年的工资税,能有资格购买一套房,那么我们就卖掉老家的房子,在嘉定比较偏僻的地方买一套便宜点的老破小,自己居住,一屋二人三餐四季,优哉游哉,安度晚年。

我们准备在上海这边养老,并不是说家乡不好,而是动不了的时候,离女儿近一点,她帮助我们的时候方便点。否则,就这么一个孩子,我们动不了的时候,怎么办呢?




我儿子2008年上海一研究所从北京985、211高校招聘来上海,以人才引进落户上海,孩子成家后有了小孩,小夫妻要上班家里没人照顾,当时我们还没有退休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只能把小孩带回我们家顾保姆白天照顾,等到退休后小孩也上幼儿园了,两边长辈轮流照顾。一不小心(没这个打算)前年又添了小孙子,这下压力又大了,从出生第二个月开始到现在都有我们照顾,今年9月份可上托班了,好在托儿所就在楼下这样接送会方便一点,就是退休黄金时间不是自己的了。

世纪手机版:外地老人,你从哪里来?你在上海过得怎么样?还想回老家吗?(图1)



我们来自宁波慈溪市,离上海自驾不到2小时车程,来回很方便,但还是在上海的时间多,上海同属吴语区,语言相通,习惯相仿,我们能100%听懂上海话,上海人也能听懂我们的方言七、八十,这一点可能比刚来上海的北方退休朋友方便一些。记得有一次我们去江苏路朋友家(他们也在照顾小孩),用吴语腔的普通话问门口的两个保安某号在哪位置,其中一个保安(年龄与我们相仿)用上海话说:我勿是外地人侬勿用讲普通闲话,我答那我是外地人,他说你是哪里的,我说我是浙江慈溪的,他又说他祖藉是余姚的


标签:

【产品推荐】